谁有仙剑奇侠传三后面被删除片段的视频?跪求

漫天的白雪依旧纷飞着,他清晰的感应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但是他却并不后悔,至少,他拯救了很多人,很多一起战斗的伙伴,就算立即死掉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仰着头,朝着天空...

  漫天的白雪依旧纷飞着,他清晰的感应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但是他却并不后悔,至少,他拯救了很多人,很多一起战斗的伙伴,就算立即死掉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仰着头,朝着天空大声的喊着,不像是回答着雪见,只是阐述着他心中的那份不甘,随时都有可能离开这里的命运。

  恍然间,失神的景天终于被唤醒了,看着眼前的雪见,心中涌起的,只是那瑟瑟的苦意。

  “你刚才怎么了?”看着眼前的少女轻轻的蹲下,询问着自己,他又怎么能够把这样的事情告诉她?

  雪见跟着他身边这么久了,第一次发现他这样说话,直觉告诉着她,眼前的少年一定有问题。。

  景天侧过头,不敢看着雪见的眼睛,却装着一副以前的样子,希望可以把她骗到。

  但他这样做却更加的肯定了雪见心中的想法,“不对!你肯定有事情瞒着我?”天真的少女又岂会知道事情的严重,挽着景天的胳膊开始缠着要听:“说下嘛。”

  或许是扰乱得烦了,又或许是真的想告诉她,终于转过头,少女的脸庞簇拥着他的眼睛,心中却透露出一丝温柔,一丝不忍。

  “那你发誓,知道了不许笑。”或许,他连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说这样的话,但他还是脱口而出说了出来,而心,却也开始痛了起来。

  如烟花一般的微笑却深深的刺痛了少年的心,应该开心的,自己死了她也不会伤悲了。可为什么却开心不出来?心,是那样的痛。

  “知道我要死了,你,当然得笑了。”他的脸上,却还是笑了出来,凄惨的笑了出来。

  “什么?”雪见的眼睛顿时瞪得斗大,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自己最爱的人儿,刚刚那句话瞬间便让美满的天堂变成了地狱。

  “你要死了?怎么会?”想连续问他好多好多问题,心里却是想更多的跟他说说话珍惜时间,可话到了嘴边,却只能说出这两句。更多的话,被硬生生的吞到了心里。

  话还未说完,少女却十分心疼的朝着景天吼了出来,或许,这是她唯一关心着他的方式。

  看着雪见如此生气,景天心中的伤痛似乎马上就解除了,吵吵闹闹也好,这是互相关心的唯一方式。

  “你傻啊?我不这么做你们还能活着?那几个老头的护心莲怎么可能救死了的人,难道,你要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在说,救了这么多个,死了我一个,值了。”

  “你……”泪水夺目而出,雪见看着眼前的人儿,一句话却都说不出。现在的他,和第一次遇见的他,仿佛不是同一个人。

  “好了,女人生气多了呢,会长皱纹的。你陪我过完最后一段日子吧。”景天苦涩的一笑,她的悲伤,让他的心,再次痛了起来。

  雪见眼睛一转,想出主意的她突然笑了出来,铃声一般的笑声渲染着整片雪白的大地。

  “走啦,跟我去一个地方,我不会让你死的。”兴高采烈的少女拉着景天的胳膊便朝着外面走去。

  “去神界呀!”雪见喜悦的道:“你呢,继续当你的飞蓬将军,呵呵,这样就不会死啦!”喜悦的心情占据了她的心,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高兴的呢?

  “我早就想到了,可我的永安当……”景天一脸痛苦的看着身后的当铺,万分的舍不得。“渝州城的首富我还没当过瘾呢。”说这些做什么?只是他的推脱,脸皮厚的他怎会承认自己堂堂一个大男人连这样的主意都想不到呢?只要永远能跟猪婆在一起,就好!

  “走啊。”雪见从来都没在意过钱,有没有钱都随便,只要他不死,一切都足够了。“钱重要还是命重要?一点常识都没有。”

  长卿的身影依然屹立在那里,仿佛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抬头剑指向天,默默的听着雷鸣声缓慢的敲响,如同晨钟暮鼓一般,与紫萱的三世情缘,如同电影一般在脑海倒带。每一世的第一次与她相遇,每一世都倒在她的身边逝去,那句与她200年誓言,至今都还记的。

  公德与道的修业,终究在这一时刻完成,沉默了数年的天音被敲响,师傅们对自己的期望,今日终于做到了。

  “徐长卿,你经过人世间五百世的考验,功德圆满。赐你飞仙,留下话告别这人世间,随后通过南天门去面见天帝。”

  “紫萱。”徐长卿最终喃喃的念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此刻,仿佛变得变得不在遥远。

  深处南诏国的紫萱暮然间听到这股熟悉的声音,让她苦苦守候了两百年的声音,她怎会不知是谁?

  “我,希望能在神界看到你。”当自己沉重的包袱放下后,此刻却只想陪在紫萱身边。

  紫萱垂下头,瘫软在地上,200年的光阴,历历在目,心中,涌起了苦涩的泪。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丝顿悟胜过千年的闭门苦思。你的修为到了,可你的悟却还没有到。因为你从未放下过他。”黑衣人说道。

  “那你快乐吗?你没有想起他的时候或许快乐,可当你又想起他了,你真的同样快乐么?又或者,你的心,还是同样的痛。”

  “成全对方。让对方快乐,不走进他的生命,让他的生命更有意义,这些,你都明白?”

  “去追逐吧。追逐原本就属于你的。要知道,属于你的,始终都是你的,不是你的,用尽手段也得不到。”

  “没什么可是的,随风飘逝,心中的他,从未走远,看不看得见,全在一念之间。”

  低下头沉思的片刻,重新抬起头的她一切都懂了:“我,好像明白了。既然他已经得到了,那么就该我是追求的时候了。我成全了他,他也会成全我。这,就是彼此的爱。不走进他的生命并不等于不在他的身边,最重要的是,不去牵绊他的人生。”

  “你是谁?为什么要开解我?”紫色的身影站了起来,满头白发,而这个时候却脸庞显得美丽。

  “我说过,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这里的事情做完了,本想离开,却因为你与我妻子的关系顺便帮了你一把,至于我妻子是谁,哈哈,天机不可泄露!我去也!”

  人如雷鸣,瞬间擦破空间,转眼便消失在了紫萱的身前。一朝顿悟,胜过百年苦禅。

  正在这个时刻,之间一道黑色的身影从神魔之井越了出来,宽大魁梧的身形档住了他们的去路。

  景天双眼一挣,不是徐长卿又是何人?竟学起飞蓬来了,站在他面前挡住他的去路:“擅闯南天门者!杀无赦!”

  景天见被拆穿,心中不甘却也没其他法子,只得道:“喂,我说白豆腐,让我耍耍帅不行?这么快就拆穿我?别忘记我可还是你的老大。”

  “天上一天,人间一年,当你飞升的这一刻,我也醒悟了。”紫萱心里,突然想起了那个给她释放心灵的黑衣少年。

  “没经历过,又怎会顿悟?需亲身经历,才知欢与苦。”紫萱长叹一口气,仿佛抚平了多年心中的伤痕。

  “喂,我说你们两个,刚一见面就讲这么多大道理,看来你们被清微老头蛊惑得不浅,专门当着我的面说大道理。”

  一股阴森的冷笑突然传了过来,都没有想到在这欢乐的天堂上,还能听到地狱的钟声。

  “邪剑仙?!”一股徒然的恨意笼罩在众人的心里,若不是他,那么茂茂,必平,小葵都不会死去。

  “我始终不明白,为何我会败,”邪剑仙看着天外,在也没有了杀意,或者,当他被击中的一霎那,便丢失了杀意。

  “你错了,神魔,也跟人一样,正因为看透了道,所以得以长生,若无人,何来神魔?神魔也是人。”

  “神魔也是人?哈哈哈哈,那五个老头果然没你有悟性,哈哈哈哈,我算得了什么?我又是什么?不老不死是他们的邪念,我,是他们五个人的梦想。”

  徐长卿长叹道:“既然是梦想,何不想得美好?就算是邪,若心无杂念,也成佛。正所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邪剑仙喃喃的重复着徐长卿的话语:“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哈哈,那我又算什么?我是魔?他们的一念成就了我这个魔?

  “此消彼长,万物都有善恶之分,都原至一个‘道’字。就算是魔,也不例外。”

  “当年发觉自己力量太过庞大找不到宣泄之口便会来神界与飞蓬比武宣泄自身多余的力量。”重楼的声音响起,让邪剑仙的目光看向了他。

  “哈哈,你以后就代替我跟重楼打架吧,”景天在一旁说罢,便单手楼住了自己最爱的人儿,深深的看了一眼:“我呢,有猪婆就够啦。”

  “不行!夕瑶给了我帮你疗伤的东西,我还没给你用过。你老实点。在说你是神界第一神将耶,应该拿出你的勇气嘛。”雪见朝着景天说道。

  “又去那里?”景天满脸的不甘,虽听从了雪见可一听到新仙界就大叫:“我死都不去那里,万一又被天帝怪罪下来我岂不是要跟猪婆分开啦?”

  “当初我一直不能够明白为什么人竟然还能够胜我,如今我总算明白,那五个老头,忽略了人间最重要的力量。”恍然大悟的邪剑仙长叹口气,说道。

  “那当然咯!”景天微微一仰头,道:“人间最重要的力量就是我!景天景大侠。”

  “你,竟然懂得爱?”话,紫萱先说了出来。迷茫的她依旧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深深的进入了他的心里,脑海里,不可自拔。

  紫萱看着这对玉佩,轻声的说道:“爱?只望两人生生世世都守护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呐,猪婆,”景天看了看雪见手中的玉佩,“为了让更多人拥有刻骨铭心的爱情呢,我们就牺牲点?把这对玉佩挥洒到凡间?让他们永远也不要忘记爱情,你说好不好。”

  雪见眼睛微微一转,“嘻,菜牙,你说他们会不会和你一样?拿着这玉佩去卖钱?到时候百十两银子就给当了?”

  “图案?”景天接过玉佩高高举起看了半天,并没看出什么名堂,只看到一对细细雕刻的鸟盘旋在一起。

  徐长卿和紫萱看了一眼后立即辨认了出来。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一种默契涌上了心头:“比翼双飞。”

  就在这个时候,雪见手中的玉佩顿时冒起了金光,柔和的金光散发了出来,比起阳光,这却是那样的柔和,没有丝毫的刺眼,缓缓的飞起,漂浮在了空中。

  “呵呵,”雪见的笑声响了起来,她蹦跳着挽着景天的胳膊,指着他们叫着:“你看哦,它们好可爱哦!”

  “笨。”景天叫了句,他刮了刮自己怀抱里人儿的鼻子,溺爱又有些淘气的道:“那叫美~一点常识都没有。”

  “就叫可爱!”雪见撒起娇来,抓住了景天的胳膊,撅着嘴巴歪着头:“就叫可爱怎么了?不行吗?”

  比翼身上的光环更加的强盛了。柔和的光芒照耀着周围每个人的心里,泛起的,都是一股暖意,只有邪剑仙,只感觉到压力越来越大。

  柔和的光线照耀在了邪剑仙的躯体上,阵阵的黑雾从他的身躯上散发着,身影也越来越模糊。

  比翼飞至人间便分散,化为玉佩一半飞跃进了某房间一婴儿旁边,另外一只随着天际飞至了远方。

  “呵呵。”老者接过玉佩,仿佛听见了遥远的传说:“传说,这玉佩共有阴阳两枚,让它们合二为一的时候,那么拥有他们的二人便会有情人终成眷属,无论如何也分不开。”

  有点,我以前就在网上看过····现在网上都禁了,只有有些热爱仙剑的朋友保留过视频····

发表评论
加载中...
  • dedecms51.com 2017-7-5 10:21:32

    做最好的织梦模板——dedecms51.com

    织梦无忧 2017-7-5 10:20:33

    织梦无忧—做最好的织梦模板!

相关文章